當前位置:服裝資訊 > 產業 > 內容社區困住小紅書

內容社區困住小紅書

流量紅利的飽和基于行業消費者的消費峰值登頂導致玩家飽和,而內容社區所依仗的便是自身的用戶基數,在更多用戶基數的背景下,企業所能夠獲取的流量紅利就越多,比如淘寶、微信這樣擁有大流量池的平臺所獲得的紅利遠高于其他同類平臺。

  “網紅經濟”的發展已經成為一種勢不可擋的互聯網風口,從最初的禮物收 益到直播帶貨,越來越多網紅從互聯網流量當中獲利,更多的博主也轉型接觸廣告從而進軍“互聯網新商業”。

  根據研究機構Frost&Sullivan的估算,2020年網紅經濟的總規模(包括電商收入,在線打賞,知識付費,代言商演等)約達3400億人 民幣。從事網紅經紀的MCN機構也迎來了從2015年的160家到2020年超28000家的井噴式增長。至2022年,更多人選擇成為職業網紅,進一步推動了網紅經濟的發展。

  從井噴式的發展速度分析,網紅經濟能夠快速收 益,但在此背景下,網紅經濟的弊端也無法掩蓋。

  01

  小紅書裁員風波

  小紅書裁員之前,阿里、騰訊等互聯網大企都經歷了裁員風波,在很多人看來互聯網大企突然裁員讓被裁員工受到了很大的影響,在職員工內心或多或少也會惶恐不安,但是在互聯網大環境的分析中,流量紅利到達天花板位置是裁員的主要因素。

  流量紅利的飽和基于行業消費者的消費峰值登頂導致玩家飽和,而內容社區所依仗的便是自身的用戶基數,在更多用戶基數的背景下,企業所能夠獲取的流量紅利就越多,比如淘寶、微信這樣擁有大流量池的平臺所獲得的紅利遠高于其他同類平臺。

  當然,除去流量基數的因素,平臺自有價值以及附加價值同樣會給其帶來紅利,不過相對人流量而言比較隱晦,而人流量的價值也更好體現,所以很多企業更熱衷追逐互聯網流量所產生的紅利。

  在互聯網大勢的影響下,企業裁員處于很多種可能,而小紅書的裁員,或許與企業新業務計劃和減少成本有關。

  當企業布局新業務時,就需要重新招聘、培養人才,在這其中就會產生高額的招聘、培養成本,小紅書從內容種草增加搜索業務,就要招納更多的相關人才,為了平衡內部的資金鏈,很有可能出現為了新業務裁員老業務員工的行為,不過小紅書通過“上海網絡辟謠”公開回應稱,此次人員縮減是正常的年度績效盤點和人員汰換,整體比例在10%以內。

  小紅書裁員之前一直在執行業務擴張計劃,從數據來看,小紅書2020年3月E輪融資50億美元,今年估值超過100億美元,但是在這種業務急劇擴張的背景下,裁員成了小紅書擴張的必然階段。

  然而同期美團裁員行為與小紅書裁員行為對比引發了輿論爭議,有群眾認為在上海疫情時期美團并沒有裁員上海員工,反而小紅書“毫無情意”的行為讓很多人不能接受。

  利用人情味美團(包括大眾點評)得到群眾掌聲,同時站在競爭者的角度來看,美團在此次裁員風波種有一種以退為進的策略,不至于在資本市場發生太大的波折,而小紅書相比前者,不僅要大費周章的做公關,還要面臨輿論后的股市變化,相當于兩點之間走了一段彎路--大費章程。

  近年來大廠裁員頻繁,實際上還是收到互聯網紅利的影響所致,但是資本利 益為上的原則更應該受到市場合理監管,即使員工被裁也能夠***自身應得利你益,相比之下,很多員工還是會在在合理的情況下接受被裁或者離職。

  02

  大廠競爭,市場如戰場

  互聯網紅利到頂其實就是同行企業競爭到達了瓶頸,但互聯網紅利在緩慢增長的過程中一直處于前進狀態,各個企業之間尋求的是占據更多市場份額,所以在大廠的眼中,互聯網的紅利需要不斷競爭。

  就像拼多多的起家始于百億補貼,電商平臺紛紛效仿,甚至其他平臺也開始效仿百億補貼模式,最主要的就是從模式中尋找商業機遇,同樣的,小紅書始于“種草”,那么接憧而來的便是各家的模仿競爭。

  在早期發展過程中,大眾點評、微博都是以接廣告為主,后來種草模式見好,越來越多的博主開始加入種草行列,一方面是賣貨***,一方面則是通過某些品牌的廣告進行收 益,長而久之變形成了當前龐大的種草經濟鏈。

  曾經跟一位HR聊天時了解到,他所在的自媒體主要業務就是向各個平臺投放種草視頻或者海報,小紅書、微博、今日頭條等等各類內容賬號都有所涉獵,目的就是在多平臺上增加信息的曝光度,以此來增加***機率。

  HR說道,多平臺之間本身是競爭關系,但是對于創業者來說則是多個發展機遇。多平臺之間的競爭關系自然就是內容社區的生意經,也有博主說,抖音在電商生意上的嘗試形勢直播也是內容的一種形式。短視頻增加了內容生產者與用戶之間的情感鏈接,站在電商平臺的角度看,短視頻內容就是提升用戶粘性和轉化率的利器,直播電商業務就是通過用戶對主播的信任,促使交易完成,而用戶的信任就建立在內容基礎上。

  實際上,抖音種草早在不知不覺中進行,很多種草博主認為,現在抖音就是媲美微信的另一個大流量池,越來越多的博主通過短視頻的方式塑造IP,然后再向人們種草。

  除了種草,抖音的搜索功能越來越完善。其實從日常生活中就能夠發現,抖音漸漸替代了很多軟件,比如抖音上搜索菜譜、找好玩的地方、分享動態等等都能夠做到,再加上抖音直播電商,與商業關系越來越密切,與小紅書之間的競爭關系也變的更緊張。

  有人認為,小紅書與其他電商平臺最 大的區別是“種草”,種草而不賣貨,賣貨會間接對用戶的信任度造成影響,弱化商業利 益關系,選擇內容信任度的小紅書,在取得消費者信任的同時,此消彼長的是流量商業變現的能力,本質上是強內容和強商業的抉擇。

  而直播電商成為常態后,消費者對種草、賣貨的行為抵觸降低,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在直播中買東西,這是新消費時代的趨勢,小紅書也不可避免,同時在這種商業態勢下,市場給予了小紅書更成熟的帶貨環境,一個是原有流量基數大,二是用戶畫像更符合準消費者,能夠快速進入帶貨狀態。

  另外,小紅書垂直于內容社區,抖音包含全品類信息流,小紅書與抖音之間的競爭會在前者擴張的同時變得更加激烈。

  03

  網紅經濟不自知

  在越來越多的平臺搭建網絡收 益通道,更多的網紅不自知,甚至不想知。

  利用灰產是一部分博主的盈 利手段,據每日經濟新聞當時的一篇報道稱,一些專業的推廣團隊看到了種草筆記的“錢途”,一些筆記的代寫費用為50元,還可以提供上熱門套餐。

  也有博主依靠探店牟利,在小紅書上不止有種草,還有很多博主到店拍攝視頻,與老板協商達成合作共贏的目的,但這種形式會出現很多“檸檬市場”狀況,讓消費者無法從探店信息中分辨門店所售質量好壞。

  有一段關于探店視頻詮釋,當老板給予博主好處時,就可以刻意宣傳門店優勢,甚至夸大,在沒有***支撐時不作評論甚至少數有抹黑行為,目的就是在當中***,但這種方式更多的是對用戶的不負責,讓用戶因為博主對整個平臺失去信任,最終會由平臺買單。

  探店亂象不少,為了避免探店亂象的影響,平臺應該賦予更加嚴格的監督,讓小紅書或者其他種草平臺保持潔凈環境,從而才能夠保持、提升用戶的粘性。

  有店主曾抱怨被探店博主坑騙,店主說,有人來跟自己談探店合作,并且拿出自己在某平臺的賬號來看,當看到幾十萬粉絲數量后,店主也有些心動,又經過對方提到能夠曝光自家店鋪、提升客流量的話后,店主選擇與其合作,但不曾想交完費后卻無法達到預期效果,后來多方打探才知道,對方賬號有可能是購買獲得,本身的商業價值極低,很難實現探店活動。

  更多的案例吐槽探店、種草的不可靠,其實就是在向平臺吐露監管不嚴格的問題,在高速發展的背景下,平臺應該更加重視合作的或者旗下的團隊、人員能夠與自身的步伐一致,從而形成流量、內容等多方面的共鳴,而不是打著內容社區的旗號被內容污染。

  總的來說,當前網紅經濟飛速發展,小紅書等內容平臺營造的內容環境滋生了更多的網紅經濟,但目前網紅經濟比較分散,平臺對其起到的監管作用有限,更多的是靠博主本身的自覺,而平臺的長期發展或許不只是商業化,還有加強平臺管理,加深與博主之間的羈絆來約束他們,才能夠在安全純凈的環境實現長期發展。


網站編輯:丁豆豆

樂趣熱文

快訊

熱榜

狠狠躁天天躁无码中文字幕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